愛的代價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5
  • 来源:含羞草视频_含羞草手机在线视频_含羞草午夜视频

  故事裡的愛,源自於人生大舞臺。

  空曠的走廊,靜得隻有男人急促的呼吸聲。

  男人微微向前屈身,一手扶墻,一手撐在膝蓋上,臉上青筋暴露,額間汗珠已經浸濕瞭烏黑的秀發,嘴裡不斷的喘著粗氣。他是用盡全力飛奔瞭近十公裡才到達這裡的。

  男人舉起右手輕輕擦瞭擦臉上的汗水,強忍著雙腿如灌鉛般錐心的疼痛,雙目瞪圓,死死的盯著走廊盡頭那扇緊閉的大門,以及門上方那閃爍著紅燈的“手術中”。

  門內,是他的妻子,跟他那即將降世的兒子。

  門外,是一個焦急的父親,是一個內心愧疚萬分的丈夫。

  一扇門,隔離開瞭兩個世界,也許是永恒,也許是永生,也許,就是永別。

  男人選擇瞭一個最靠近房門的角落,緩緩癱坐在地上。

  他懊惱,他悔恨。他明明知道今天就是妻子進手術室的日子,卻禁不住欲望的誘惑偷溜出去幽會,讓即將臨盆的妻子在倍受打擊之下大出血,幾近一屍兩命。

  當醫院那急促的追魂奪命call響起的時候,他正在情人的床上,品味著情人給他精心炮制的柔情蜜意大餐。

  給他打電話的是他的發小,也是妻子待產的主治醫生。

  “爛人,你跑哪兒去瞭,你老婆受不瞭你在今天這麼重要的日子還出去鬼混,心力交瘁,身心疲憊之下出現大出血,現已經推進搶救室瞭,你快滾回來!”

  電話,從他手中滑落,摔在地上,殘渣四濺。

  原來妻子早就知道自己有外遇,卻一直隱忍至今,而自己還自以為是的慶幸自己保密工作做得完美。

  來不及更衣,男人撿起床邊的內衣短褲就飛奔出瞭房門,留給床上那慵懶的小妖精一臉的莫名其妙。

  男人焦急,連車都忘記開,就一路狂奔,從私密小窩跑到醫院回廊。

  靜!死一般的寧靜。

  整個走廊中,隻有電流發出的“嗞嗞”聲。

  男人多想現在就沖進去,沖進去告訴妻子,自己有多麼的愧疚,錯得是多麼的離譜,沖進去鼓勵妻子,自己一定改,一定好好跟他過下半輩子。

  可是,他沒有勇氣,沒有勇氣去面對那個用盡全身力氣為他傳宗接代的女人。

  他隻能默默的在門口等候,等待著最後的結局,等待著最後的宣判。

  不知是過瞭多久,也許是十分鐘,也許是一小時,也許,是一天一夜。

  門終於打開瞭,發小拖著疲憊的身子走瞭出來。

  男人一看見發小出現,趕忙沖瞭過去。

  “怎麼樣?孩子生瞭嗎?是兒子還是女兒?”

  發小楞瞭一下,看清楚是男人,雙目立刻閃現出凌冽的兇光,然後……

  “啪!”

  一記響亮的耳光,男人臉上立刻浮現一層白裡透紅的掌紋。

  男人捂著受傷的臉,詫異的看向發小。

  “你滾!今天我不想見你!立馬從我面前消失!”

  發小對著男人竭嘶底裡的咆哮,連身後一起出來的護士都嚇瞭一大跳。

  男人仿佛知道瞭什麼,趕忙抓住發小的雙臂,用力晃動。

  “告訴我!她怎麼瞭?快告訴我,她到底現在情況如何!”

  發小推開他的手臂,死死盯著他,眼中充滿無限的怨恨和憤怒。

  “她剛才為你生瞭一個兒子!”

  “兒子!”男人驚喜的叫瞭起來,“我終於有兒子瞭!我終於有兒子瞭!!哈哈,我有兒子瞭!”

  男人高興得幾乎手舞足蹈。

  “可是,你兒子的媽,沒瞭!”發小看到男人欣喜的表情,咬牙切齒的從喉嚨縫裡擠出幾個字。

  男人楞瞭,高舉的雙手也忘記放下來。

  “因為進手術室的時候她已經大出血,全身出現抽搐性痙攣,不過為瞭給你生兒子,她拒絕使用麻醉劑,因為她知道一旦麻醉瞭自己就無法用力,無法用力就不能及時產子,孩子在肚子裡待太久會缺氧而出現危險。所以,她耗盡最後一絲力氣,替你生下兒子之後,就在痙攣中活活的疼死瞭。”

  發小說完,整個人無力的靠在墻上,眼神依舊凌厲的看著男人。

  男人緊閉雙眸,用力咬著嘴唇,整個人蹲在地上,雙手抱頭,十指用力的抓扯自己的頭發。

  “對不起,是我對不起你!我對不起你!!!”

  男人低喃自語。

  發小跨步走上去,雙手抓住男人的衣襟,將男人拽起來。

  “當初你答應我的,會好好待她,不讓她受半點傷害。我才割愛將她讓給你!可是你,卻一次又一次傷害她,讓她生活過得是遍體鱗傷,現在還因你的錯失導致她香消玉殞,你說,你怎麼對得起我!!!”

  發小用力的將男人推開,男人撞到墻壁上,因重心不穩摔倒在地。

  “我無話可說,要打要罵,悉聽尊便!”

  男人苦笑,雙眼無神的向手術室裡望去。

  “你走吧!去產房看看你兒子!6斤八兩,非常健康非常可愛!”

  發小轉身,走進手術室,順手關閉手術室的大門。

  空曠的走廊上,又隻留下男人一個人。

  男人顫顫巍巍的站起身,看瞭看手術室的大門,然後轉身準備離去。

  “她在進手術室之前,最後說瞭一句話,我現在轉達給你!”手術室的大門裂開一條縫,發小冰冷的站在門口,“她說,孩子是無辜的,她一定會為你產下兒子,不過,她永遠都不會原諒你,即使她能死裡逃生,她也會選擇離去永遠不再見你!不過,我感覺得到,她有預感,自己走進這件手術室就無法再走下那張手術臺。所以,她才竭盡全力的為你留下一點延續的香火!”

  說完這幾句,手術室的門再次關閉,上鎖。

  男人站在那裡,站瞭好久,好久,最後,男人對著手術室的方向,深深的,沉重的,鞠瞭一躬……